反噬


下決定的那一刻開始

就註定要承受的





最初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心

隨著時間的逼近

和越來越難以掌握的情況

進入了半信半疑的狀態

然後

變成了隱約知道會是不同結果的表面平衡

最後

在自己親手揭開的殘忍現實中

崩潰。
 
 
 
 
但一切不能就此荒廢停滯不前
 
消失的目標
 
儘管讓人不知所措
 
快速消逝的時間卻仍然鞭策著下一個目標的決定
 
於是
 
需要離開的痛苦
 
成了夜晚睡前的床邊故事
 
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
 
一次次無情地劃破好不容易停止流血的傷口
 
諷刺的是
 
這卻是它唯一的出路。
 
 
 
 
 
什麼時候會好呢?
 
在睡意終於壓過反噬的痛苦時
 
這是唯一能思考的問題
 
像是在告訴自己
 
今天,就到這裡了
 
剩下的,明天繼續。
 
最後
 
擦掉不小心跑出來的水
 
繼續明天的行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