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九夜

漸漸發酵的心情

      

     

回來前兩天

一直沉浸在某種想繼續任性的放空狀態。

才發現

這十天是屬於我自己的時間

沒有任何人、事、因素影響我的思考和決定

讓人不習慣的

只屬於我,無負擔的十天 

       

     

安排打工時間

某間銀行、郵局或是國稅局

接送妹

負責三餐

等等

都不屬於這十天

更不需要因為任何事情壓抑自己;

手機關機

巴士接送

不必費心思考,不必顧慮其他

準備好自己

就夠了。

         

原來,我的生活有著這麼多的負擔和束縛

而我卻不自覺

          

漸漸地,愛上這種輕鬆自在的悠閒

漸漸地,覺得原來的生活多了份沉重

漸漸地,只想利用剩下的時間放任自己

第一次,為自己而任性。

      

       

       

        

       

似曾相識的場景話語

勾出塵封的記憶

原來,並不是遺忘

只是選擇不想起

但當場景有意無意地重疊交錯

又該如何選擇?

安慰自己的理由

明明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又為何能走到現在?

恍惚地回到過去的時光

似乎明白了什麼。

而從明白到釋懷,還有多遠?

        

       

微弱的連結

若有似無地提醒著我

一件又一件的巧合

想暗示什麼?

四年了

依然無法找到自己的立足點

是方法錯了?還是想法錯了?

明明是自己設下的圈套啊

卻怎麼也跳不出來

努力地找尋著出口

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結果

      

     

兩種困擾

讓人喘不過氣

無法釐清的思緒

只能靠著些微酒精的作用

帶走

然後在清醒的那一刻

再度出現。

       

       

一直是夜晚糾纏對象的中原房間主人

我要深深一鞠躬

為了自己的任性

希望能繼續維持從短短十天開始的緣分。

I really do.

      

       

        

「一切都和以前太相似了,

 疼痛與麻木,搜索與拔除。

 不同的是她已經不能像青春時那樣

 對他暢開自己,尤其洞開的是這麼個已經化膿的傷口。」

         

 在某份報紙上看到這一段話

 像是種諷刺的結論。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