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ession


這幾天常跟妹吵架
 
就這樣不小勾起了一段
 
少數記得特別清楚的記憶中
 
一直想忘掉的某個片段

 
當時念國小,四五年級吧
 
記得那陣子妹還沒上幼稚園
 
還在哭著要人抱,動不動就找媽媽的年紀
 
我跟麒當然老是一起玩
 
但不愛讓妹跟
 
因為她不懂也不會玩我們的遊戲
 
而且動不動就要我抱
 
 
 
 
忘了原因
 
只記得跟麒說我不想抱她,要他替我想辦法
 
那時的妹似乎很怕氣球爆掉的聲音
 
所以麒就帶著我、一顆氣球跟一把水果刀一起躲妹
 
躲在二樓廁所的我們還是被找到了
 
妹哭著要我抱
 
但看著麒手上的氣球,和氣球上的刀子
 
卻又嚇得不敢靠近
 
只好一邊摀住耳朵一邊哭著說姐姐抱抱
 
那張臉,我記得好清楚
 
每次想起那張臉
 
就很痛恨當時的自己為什麼不肯就走上前抱起她
 
年紀那麼小的妹妹
 
看著氣球,害怕它隨時會在眼前爆開
 
還是一直哭著要我抱
 
她要的,只是一個懷抱而已
 
 
 
 
在我幾乎空白的記憶裡
 
偏偏那張害怕卻又拼命想靠近一步的小臉
 
記得特別清楚
 
清楚到無法忘記
 
雖然後來被打的記憶也清晰地可怕
 
但就是有一份洗不掉的罪惡感
 
一直提醒我那張無助的臉
 
提醒當時的自己有多無知幼稚又不懂事
 
不懂妹當時的害怕跟無助
 
 
 
每次想到自己當時的殘忍和妹的無助
 
自責的眼淚就忍不住掉下來
 
一直到今天
 
還是因為那張臉無法入睡
 
想跟她們說說話把自己拉回現實
 
但她們也下線了
 
 
 
 
躺在床上閉起眼睛
 
腦袋越放空那張臉就越清楚
 
 
 
 
 
 
一直想說
 
"妹,對不起 姐姐抱一下"
 
但依我們現在吵架的頻率
 
不知道什麼時後才真的能說出口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